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工程兵 >

难忘军委工程兵被裁撤的年代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工程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连续三次的军队体制改革,这就是涉及全军的精简整编。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了支持国家经济、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人民解放军的重点工作实行重大转移调整。军队机构臃肿庞大,已成为制约现代化建设的一大障碍。其主要表现为军队规模偏大,全军总人数达603万之众。领导班子大,副职多,机关臃肿,机构重叠非战斗人员多等等。军队臃肿庞大不仅影响了军队的现代化建设,也直接影响了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实行精简裁员,减少数量,才能提高质量,才能省出钱来改善军队装备。全军精简整编工作从1980年第四季度开始,拉开了军队大裁军的大幕。

  那时,我所在的军委工程兵大院招待所里,经常住有因这次精简整编而被退出现役的。这些来自工程兵各部队的,他们很小就离开自己的家乡参军来到部队,在部队里奋斗成长数载,把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工程兵、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而当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正在为部队的国防事业而实现最美好的心中理想时,却被宣布退出现役。当他们奋斗多年的军旅生涯就此终结时,那种与部队难舍难分、难以割舍的心情是可想而知。

  这些专业干部当中,有的以往曾经多次来过兵种招待所。我记忆比较深的有,原工程兵52师宣传队的女歌手张瑞英。一天她心情沉重的对负责协调安置的人员说:“我在52师干了那么多年,有多少人听过我的歌,我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52师。现在就这么走了,我的心情是难以平静的”。记得还有原工程兵后勤部晋城仓库的李助理员,他曾多次来总部机关为他们仓库办理业务住在招待所。而这一次,他却携家带女的一家几口从大老远的山西来到招待所。当我在值班室问他时,李助理员放下身上的行装,长吁短叹的给我说;“哎,我转业了。”然后他又一种沉重的口气说道;“这就是我在部队干了几十年的下场啊。”李助理员这种酸楚低落的情绪,代表了许多离开部队时的沮丧心理。虽说他们一些话语里流露着无奈的低落情绪,但却从另一个角度恰恰反映出了们,对部队的依依不舍的情结。记得53师一位团政治处付主任,当我问到他的时候,他是这样给我说的;“你看,早不让我走、晚不走让我走,偏偏我这把年纪了,让我走。回到地方,谁还想要我们。”等等这些,不胜枚举。

  虽然这次精简整编大力精简压缩了非战斗兵员,但是没有彻底的从体制上根本解决部队机构臃肿、和军队庞大的问题。于是,1982年8月,又开始了新一轮力度空前的精简整编工作。这次精简整编重点改革兵种领导体制是重要内容之一。决定,将军委炮兵、装甲兵、工程兵由兵种领导机关缩编为总参的业务部门,不再属大军区级别。于此同时,国务院、决定裁撤铁道兵、和隶属国务院、和双重领导的基建工程兵部队。将铁道兵并入铁道部,基建工程兵一部分划归武警部队、一部分归属国家建委。这一次精简整编的实施,对军委工程兵来说,可以说是削株掘根、釜底抽薪,是工程兵史上最大的一次裁军。工程兵各部队、院校等单位都在这次大范围的裁、减、撤、并工作中被分解和消失。

  1982年8月24日至27日,工程兵党委召开扩大会议,传达命令,总结工程兵32年工作成就。贯彻落实关于工程兵精简整编工作指示精神。总参副总长、总政副主任颜金生参加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工程兵党委兼工程兵司令员谭善和向与会人员传达命令和总参通知,工程兵党委第二书记兼工程兵政治委员王六生就工程兵32年来的工作成就作了总结报告。会议对下一步工程兵的精简整编工作作了部署安排。8月31日,工程兵政治部发出关于《工程兵报》、《人民工兵杂志社》停刊通知。

  9月初,工程兵在北京总部召开了大型大会仪,工程兵司令员谭善和向到会代表传达贯彻命令,和工程兵党委关于精简整编工作的具体实施方案。工程兵政委王六生就工程兵32年以来所取得的成绩向到会代表作了长篇回顾与总结。工程兵各个师、院校、科研所、维护总队、试验场、二工区以及后勤部所属的各办事处、沈阳基地和各直属工厂、仓库等所有团级以上干部都来京出席了这次工程兵规模较大的、也是最后的一次军委工程兵大型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谭善和司令员向出席会议的团以上干部宣读了关于缩编军委炮兵、装甲兵、工程兵为总参谋部的业务部门,划归总参谋部建制领导的命令。会上,同时宣布了新成立的总参工程兵部领导组成人员名单。原工程兵副司令员崔萍任总参工程兵部部长,原工程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姜民风任总参工程兵部政委。新的机构、新的领导班子成员成立,这就意味着,工程兵作为一个直属军委领导的陆军兵种已经退出序列。

  很快,工程兵所属部队、院校、后勤等部门陆续开始了转、并、撤的精简整编工作。在精简整编工作中,工程兵总部机关首先裁撤了《工程兵报》社、《人民工兵》杂志社、工程兵文工团、工程兵体工队4个政治部直属的正团级机构。工程兵司令部直属的伪装团、大同煤矿和司令部通信处属下的香山通信营保留。记得《工程兵报》社在停报撤编那天,机关大院里人们奔走相告,纷纷传递着报社被裁的消息。当听到这一消息时,我还特地来到大院西边二号楼的报社办公地点,去观看这具有历史性的一幕。刚一进去,只见楼内走廊门前张贴着一张大红纸书写的“接上级通知,《工程兵报》即日起停刊。有需要年82年度精装版者,请与办公室联系”的通知。当时楼内人来人往,都在忙忙碌碌的收拾着各自的东西。各个采编室内翻箱倒柜、室内走廊杂物凌乱不堪,已经没了往日的宁静和井然。置身此处,不仅浮想联翩,感慨万端;一封封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稿件,就是在这里通过编辑们的辛勤组稿编发,才产生出一张张《工程兵报》。然后又经过印刷、发行等多种环节,才被送到全国各地广大工程兵官兵手中。这里就是连接总部机关与广大工程兵战士的纽带,是互为传递总部指示精神、和广大部队战士声音的地方。此同时,兵种大院东边1号楼内的《人民工兵》杂志社,也是在这一天停刊办公,杂志社工作人员也同样是在清理着各自办公室的物品。《人民工兵》杂志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面向科研院校、部队领导干部、专业技术人员。至此这两个20世纪50、60年代创刊的,毛主席亲自题写刊名和报头的《人民工兵》、《工程兵报》彻底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工程兵政治部文工团从1962年成立至1982年,走过了20年的辉煌历程。

  20年间,工程兵文工团不但为工程兵广大指战员留下了大量精彩纷呈的舞台艺术形象;而且,也产生出了闻名全国的文化艺术名星。文工团在辉煌鼎盛时期,曾经创作出大量的精品节目而获得军内和国家的大奖。文工团光辉灿烂的舞台艺术形象和不朽的文化艺术经典更是广大工程兵战士心中的巍巍丰碑。在这次文工团被裁撤的过程中,300多名文工团员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自己钟爱的团队、有的离开了自己心爱的艺术舞台。工程兵文工团被裁的消息流传最早,早在1981年年底,就已经有文工团将被解散的消息在本团内部传递开来。因此这次被裁掉,他们多数早已有了思想和心理上的准备。有的甚至不等正式文件下达,就已经选择并联系好了新的家门。

  在这次被裁撤的工程兵体工队,和文工团一样有着辉煌灿烂的光荣历史。工程兵体工队与工程兵伪装团相邻为伴,同在北京西山的香山脚下。工程兵体工队在七十年代的全国、全军重大体育比赛中曾经多次夺冠,获得过无数的奖牌。尤其是戴丽丽、沈建萍两位女运动员,曾经代表中国体育代表队在世界女兵乓球锦标赛中获得世界冠军。她们是解放军的骄傲,更是我们工程兵部队的骄傲和自豪。工程兵体工队驻地虽然不在工程兵14号大院,他们的工作性质和任务都是在外。但是,他们通过平时的体育苦练,向外传播的都是我们工程兵的精神,都是代表着工程兵的形象,他们每取得的一项成绩都是我们工程兵的光荣与自豪。

  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工程兵大院广场放电影。在电影开演之前,放映员突然广播通知;机关各单位请注意,明天上午9点,在礼堂传达杨总长指示。各单位听到通知以后,请准时到场。当我们听到这个通知以后,这才得知军委工程兵机关已经完成移交工作,总参工程兵部已经正式成立。

  工程兵机关直属机构 在精简整编工作进行完的同时,工程兵各部队的精简整编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陆续进行中。如果说上一次的军队精简整编工作,针对的是部队臃肿的机关干部的话,那这一次不但继续有被因编制撤销而转业的干部,而更有数以万计的广大工程兵战士因部队裁撤而被退出现役。工程兵4大院校划归总参院校部管辖,工程兵4大科研所同时划归总参管辖。工程兵后勤部的直属单位基本不动,但各机构都已经降级缩编规模。如4个办事处和沈阳器材基地由原来的师级单位,一律降格为团级单位。原来名为办事处的,缩编以后改为办事室。工程兵的邯郸水泥厂和长沙、石家庄、沈阳、兰州的军工厂保留。9月下旬的一天,我们看到原54师的黄玉发师长、俄广德政委一脸荣光的来到招待所。他们是各部队中第一个单位来总部进行交接新任务,这就是54师师部要移交西安新成立的武警部队警察学院。武警学院为军级单位,黄玉发被任命副院长,俄广德被任命副政委。他们在这次精简整编中,由原来的师级晋升为副军级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接着10月份,53师师部从重庆搬回汉中,53师师部及部分直属部队改编为第二炮兵308工程指挥部。1983年春撤销51师,师部与工程兵维护总队合并。1985年底52师又从河北涞水撤出,在南口成立工程兵41旅。总参工程兵部除了保留全军唯一的伪装团外,配置工程维护总队,一个工程兵旅,二个独立工程兵团。近几年,我国派出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就是总参工程兵部队组建的,都是一流装备,代表着当今世界陆军工程兵装备的最高水平。进入90年代中期,原划归二炮的工程兵53师余部,军委一声令下,工程兵部队又重返到大山里开始构筑导弹基地建设。而且是大换装,有了钻岩石用的台车和大量的掘洞的设备,一改昔日的斗车风镐。

  历史到了90年代,总参工程兵部撤销,原工程兵业务一部分划归军委新成立的总装备部管理。一部分合并总参兵种部管理。至此,军委工程兵的符号在解放军的序列里彻底匿名消失。

本文链接:http://d-rin.com/gongchengbing/81.html